大高雄外送茶坊, 高雄全套外約line:tea520e 三民叫小姐,左營叫外送茶,找愛愛,找美女外約大高雄茶莊, 高雄援交妹, 高雄叫小姐服務,三民外送茶,三民叫小姐,三民找一夜情,三民找茶訊,左營叫外送茶,左營找茶訊,左營找愛茶苓雅叫小姐服務,全套外送
 
首頁日曆常見問題搜尋會員列表會員群組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台灣看照約妹+LINE:tea520e台北出差叫小姐大臺北外約叫小台姐台北全套外送服務台北找茶台北出差叫小姐西門町叫小姐

向下 
發表人內容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63
注冊日期 : 2015-01-20

發表主題: 台灣看照約妹+LINE:tea520e台北出差叫小姐大臺北外約叫小台姐台北全套外送服務台北找茶台北出差叫小姐西門町叫小姐   周二 1月 20, 2015 2:36 pm

上條當麻,這一章節的主人公,一如既往,悠哉的他毫無目的的在街上行走
著。灼熱的陽光照射,令他一臉的陰沉,汗水順流而下,低落在被太陽烤的熾熱
的地面上,升起徐徐白煙。他板著一張老臉艱難的在這如鍋爐般的地面上行走著,
嘴中一直喃喃著:“不幸啊——”三個字。

   隱約的,前方的一道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喂,上次的決斗還沒完呢。”

   一位少女擋住了他的去路。少女有著一頭及肩的茶色發絲、同樣是茶色的瞳
孔、絕不服輸的眼神、不需要化妝也很俏麗的面孔。身穿著常盤台特有背心外加
裙裝,但就在這大熱天的,她仍舊穿著一雙近半膝的白色長襪。

   看著少女的樣子,似乎絲毫沒有受到陽光的干擾,戰力十足的樣子。

   “哦……,是bilibili啊……”

   當麻無奈的看了看她,向她旁邊繞行過去。遭到無視的少女抽搐著嘴角,牙
關緊咬,眉間上閃起了數到閃電,同時說道:“到底要我說几遍,我有御坂美琴
這個名字!”

   一道碩大的閃電從她的手中射出,向當麻襲去。

   就如大家所預料的,他伸出了那神一般的把妹右手,擋住了閃電的攻擊。

   “上次不是說贏了你就不再來煩我了麼,怎麼這麼快就改口了……”當麻用
手蹭了蹭額頭無奈的說著。

   “吵死了,上次那……那只是失誤!這次才是動真格的!”美琴不坦率的說
道。

------某處的建筑工地------

   “真的只有這一次麼?我們可說好了bilibili. ”站于一盤的當麻似乎很無
奈,因為這樣的場面已經不止一次的發生在他的身上。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把
先前的那句“不幸啊——”收回去。每次這句台詞一出,倒霉的事便一樁接著一
樁降臨到他身上。

   御坂美琴士氣高昂的點了點頭,像似很有把握一般。

   “那我上了。”當麻眼神有些認真起來,抱著早點甩脫這個包袱的信念衝了
上去。

   沒想到,剛衝到她的面前,便看清了她嘴上那一絲陰險的笑容。中計了。沒
錯,在他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陷入了御坂美琴所設下的陷阱之中。一連串
的鋼鐵撞擊聲在建筑工地里響起,掀起了大片煙塵。

   “總算贏了你一回了。”

   一道帶有勝利氣息的聲音從煙塵中響起。如今,當麻已經被几塊扭曲的鋼筋
牢牢地捆在了地上,對于他那把妹右手的能力來說,對于物理的攻擊几乎無濟于
事。

   在那捆住其腰部鋼筋上,御坂美琴正坐在上面,俯視著當麻,用那勝利者的
驕傲眼神。

   當麻抽搐著眼角,問道:“bilibili,你該不會……”

   看著當麻那質疑的眼神,她立刻扭頭道:“沒有沒有,我才沒有在這里設陷
阱呢!”

   當麻聽后,更為無奈起來,直接道:“你剛才已經把實情完全的說出來了…
…”

   “沒有,怎麼可能呢,我怎麼可能對你一個level 0 設下這種陷阱呢……”
聽著當麻的話,她越發不坦率起來。

   “你……”當麻繼續用那種質疑的眼神望著她。

   見狀,她立刻轉移話題起來,“吶,上次那個叫茵蒂克絲女孩子你怎麼認識
她的?”

   “為什麼問這個,還有,為什麼轉移話題!”當麻吐槽道。

   此時,御坂美琴以一臉不說就殺了你的臉色望著他,手中的閃電似乎蠢蠢欲
動起來,發出bilibili的聲響。

   當麻連忙開口說道:“好好,我說,我說還不行麼。其實……”

   聽著當麻的一系列解說,御坂美琴的臉色變得愈發難看起來,接著她用那種
鄙視的眼神望著他,然后說道:“hou~,也就是說她現在住在你家?每天都是你
做飯給她吃?而且一對男女同宿一舍這麼久還沒人知道?”

   當麻吞了一口口水,點了點頭。

   “那麼你們夜晚都干些什麼呢?”美琴的話題似乎越發接近于那種男女的關
系,同一時間,她那雙踩在當麻胸口處的細長的秀腿微微向他腦袋靠近去。

   “沒什麼……”當麻再次咽下一口口水,雙眼盯著那雙散發著誘人氣息並緩
緩靠近的長腿。

   “哦~ 沒什麼,那為什麼你現在正在興奮著?”美琴斜視著向當麻的某處看
去,那高高凸起一動一動的地方。

   “這個是……”當麻正想解釋,但卻被她阻撓了。

   御坂美琴那鄙視的眼神似乎更為强烈起來,“原來,你喜歡這一類型啊~ ,
呵呵,真是個變態呢。”

   說著,她毫不在意文雅一詞的踢下了穿在白襪上的那雙鞋,甩在了當麻的兩
側,露出了那帶有一絲污跡的白襪與腳掌。同時那條白色的短褲呈現在當麻的眼
前,這便是唯一不足之處。但她腳掌上的那股特有的氣味卻令當麻更為興奮起來,
那高高翹起之處再次蠕動起來。

   “你這個家伙,原來有這種癖好啊,真沒想到。”美琴用腳掌在當麻的臉上
揉虐著,用腳掌堵著當麻的鼻子與嘴巴,似乎在讓他享受那獨特的味道。

   不知不覺中,當麻也變得配合起來,享受起來。用嘴與舌頭舔著她的腳掌,
濕軟這那帶有一絲咸味的白襪。

   看見這場面,美琴的屬性似乎轉變成了s 一般,嬉笑著說道:“變態~ ,怎
麼樣?我的腳好吃麼?”

   因為天氣的炎熱,汗水早已濕潤了她的腳心,透在白襪之中。淡淡的咸味回
味無窮般,在當麻的口中回蕩,侵蝕著他的心神。“這樣下去真的好麼”他內心
曾這樣想過,但如今早已迷失在這神秘的快感之中。

   他真沒想到,今天會碰到一樁這樣的事情。但由此,也激發了隱藏在他內心
深處的m 体質。

   聽到御坂美琴那帶有女王氣息的問話后,他的心神似乎不受他掌控一般,點
了點頭說道:“嗯……,非常的……非常的美味……”

   當麻的回答雖然讓她驚了一會儿,但卻沒有表面上暴露出來,臉頰上多出了
兩團淡淡的紅暈。

   接著,她淫笑著,用那鄙視的目光望著當麻,說道:“很好的回答~ ,那麼
……接下來我該給你什麼獎勵呢?”

   她似乎故意在這里停頓下來,等待著當麻的回答。不出她所料的是,當麻很
容易就上勾了,並吞吞吐吐的說著:“請……請用腳……來……”

   “嗯?你說什麼?聲音太小了我聽不見耶。”御坂美琴進一步的向s 邁進,
說出了這些話后,腳上的動作也不忘繼續挪動。

   這讓當麻更為陶醉于其中起來,在這之后,他吞下白襪中膩出的那帶滿芳香
的液体后,厚著臉皮說道:“請……請用您那高貴的腳來踐踏這沒用的我吧……”

   這時,她笑了,笑著望著腳下滿臉興奮的當麻,眼中閃出壞壞的神情。接著
說道:“對沒錯,很好,很好的回答,你這個大變態。”

   “那麼……,我們開始吧。”說著,她輕輕脫下那被當麻的口液濕透的雙襪,
同時抱怨道:“穿著這個還真熱呢,校規還真刻薄啊……”

   就在這時,她像似又想到了什麼壞點子似得,向當麻壞笑看去。下一時分,
她將濕透的白襪揉成一團,塞進了當麻的口中,並且說道:“不准吐出來哦,要
用心品嘗里面的味道~ ”

   說著,她笑了笑,轉過身去,望向了當麻那如野獸般雄起的下体。

   用腳輕輕的在那之上揉虐著,當她的腳掌觸碰到當麻那蠢蠢欲動的下体時,
當麻不禁的顫抖了一下。

   御坂美琴笑著說道:“什麼嘛,這樣會很舒服麼?呵呵~ 男人這種生物真是
淫蕩至極呢……”

   同時,她用腳緩緩的解開當麻那緊繃的腰帶,卸下那勒緊的四角褲。就在這
時,擎天一柱突然的彈起令美琴暗自一驚。“這就是……男人的……”她心中這
樣想著,同時用腳輕輕的踩住那冠狀物,左右擺動著。

   當麻的那里不算十分奇異,但粗壯是毋庸置疑的。長度也完全超過了她腳掌
的長度。在美琴的踩踏下,一抖一抖的小弟弟令當麻打了個寒顫。

   “這是什麼感覺……太……舒服了!”當麻在心中感嘆道。

   感受到當麻身体的顫抖,美琴微微一笑:“很舒服對吧?呵呵~ 變態,接下
來會讓你更加舒服起來。”說著,她彎下腰,面部正對著當麻那一抖一抖的小弟
弟,伸出舌頭,從口中膩出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汁液來,滴落在當麻的下体之上。

   “好涼……”當麻忍不住在心中感嘆道。

   這種觸感是什麼?!

   裸足配上滑溜溜的汁液,在他的下体上上下摩擦著,發出吧嗒吧嗒的聲音。

   “怎麼樣,很舒服,對吧?”她笑著,接著說道:“那麼接下來,再增加點
刺激吧……”

   只見她腳上的動作絲毫沒有遲緩,身体前傾,用手指揉捏著已經開始發紫的
**. 就在這時,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電流透過她的手指,達到當麻的尿道口。

   “嗚……”

   當麻只感覺渾身一麻,因為沒有用那把妹之手的緣故,他只能任由電流透過
体內。但也在這時,一股白色且濃郁的液体從他那酥麻的尿道口噴出,灑落在御
坂美琴的腳掌與腳背上。

   “啊?呵哈哈,真沒用,你這個變態,這樣就**了?”御坂美琴斜視著他嘲
笑道。

   酥麻與快感彙聚一身的當麻已經無法再做出一絲回應,御坂美琴使用的電流
刺激了他身体所有的敏感組織,使他十分迅速的享受到了絕佳的快感。

   當麻嘴里的白襪向外膩出了如流水般的通明液体,滑落在那早已濕潤的土地
上。身体的快感讓他無法控制自己的体液,就連**,也還在擅自流出,源源不斷
般。

   見到當麻這般模樣,她淡然一笑,用手指在**的膩出部分輕輕一划,一絲白
色的牛乳就粘在她的指上。緩緩的,將手指靠近嘴邊,用那細小的舌尖舔舐著。

   只見她皺了皺眉頭,嘀咕道:“不好吃……”

   接著,她又望向了沉醉于高潮中的上條當麻,再次心中暗笑道。是不是要再
捉弄他一下?這種想法在她心中油然而生。

   她用腳將當麻口中的白襪拉出,並嘲諷道:“額……,真惡心,你這個變態。”

   說著,她再次將腳伸向了當麻的臉部,微笑道:“這黏黏的帶有腥臭的東西
是你弄的,對吧?那麼,給我把它給舔干淨~ ”

   “什麼?”當麻回過神來,聽到御坂美琴的這番話,是誰都會從興奮中醒來。

   沒有搞錯吧?要我舔……我自己的……

   “那個……御坂同學……”當麻抽搐著眼角正想說些什麼。

   剛一張口,一只嫩足便入了他的口內,用腳趾開始套弄他的舌頭。

   “嗚……嗚……”

   被堵住嘴的當麻有苦也難言啊,只能品嘗著自己那腥臭而又苦澀的白色特侖
蘇。

   御坂美琴依舊用那鄙視般的眼神望著當麻,嘴邊划出一道弧線,似笑而非笑,
如同女王正調教著她的奴隸一般。

   她腳上的動作並沒有停止,繼續用腳趾挑逗著當麻的舌尖與舌頭內部。一只
腳的抽出伴隨著另一只腳的插入,雖然白色液体早已逝去,但卻多出了一灘灘通
明的液体,滴落在當麻的白衫之上。

   “那麼……再來一發吧……”御坂美琴這麼說著,伸手想那剛軟下的小弟弟
抓去。

   一道道電光閃爍,這軟癱之物再次重見雄風,高高立起。伴隨著她的手上下
驅動,變得更為堅硬起來。因為剛才才射出過,他的下体上還流淌著一灘灘白色
特侖蘇,而正是因為此物的存在,才起到了潤滑劑的作用,使其更為迅速的擼動。

   在電流與高速擼動的雙重觸感之下,當麻再次興奮起來,並很自覺的開始舔
御坂美琴的嫩足。

   “真是個淫蕩的變態呢……,正因為這樣,你這個大變態才需要調教,不是
麼……嘻嘻。”御坂美琴再次向他嘲笑道。在她腳上的動作很快有了改變,從靜
止改為了**,充分感受著當麻口中的溫度。同時,在她的臉上,那團紅暈變得更
為紅潤起來。

   “怎麼樣,變態,又有感覺了麼。想要更多的用你那沒用的**射出粘乎乎的
精。液麼?”她用那挑逗的話語觸及著當麻的心神。終于,在這一刻,突破了當
麻那最后一到防線,讓他正式進入m 狀態。

   “嗯……,請您盡情的揉虐我那沒用的**吧……”當麻一邊經受嫩足的**一
邊說著。

   聽過當麻的話,御坂美琴嘴角掀起一道弧度,接著說道:“真是個變態呢,
看來你能成為一個很好的奴隸也說不一定。那麼接下來……”

   電流控制著一旁擺放著的一根鋼筋,與之一同的,是如微風般飄柔的鐵砂。
鐵砂觸碰到鋼筋,便發出尖細的摩擦聲。不一會儿,鐵砂完全將鋼筋磨得是光澤
通透,但形狀與之下体相同,都是棒狀物。

   當麻見狀,心中想道:“她……想做什麼?”

   但下一秒,他完全的清楚、明白了。御坂美琴從他身上轉過去,拾起那棒狀
物,反身趴在了面向他那一抖一抖的**的那一面,輕輕的上下套弄著,嘴上舌頭
舔了舔雙唇,且說道:“那麼……讓我們開始吧。”

   她用口中的液体濕潤著手指,在當麻菊花上一抹。這下令當麻渾身一抖,他
也在這一刻知道了御坂美琴下一步要做的事了。那就是……虐菊……

   接著,她拿著手中鐵質的棒狀物迫不及待的向當麻的菊門頂去。先是塞進去
一小截,因為沒有任何的經驗,御坂美琴只是靠著一時調皮的心理,很快的將其
全部塞入。

   這下令當麻狠狠的向地面抓出一道道划痕來,沒有任何潤滑的鐵棒完全莫入
了他的体內,是個男的都會感覺到鑽心的疼痛。但是,在這疼痛之后,一絲絲快
感隨之而來。

   待御坂美琴緩緩拔出,便是快感最强烈之時。她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歇,握
著當麻那碩大的肉。棒,上下擼動著。而在這之下,則開始做起了活塞動作。

   隨之而來的快感遍布了當麻的全身,使他身体硬直起來,手中抓著方才拋出
的泥土。

   “變態,很舒服麼?別關顧著自己享受,幫我也……”御坂美琴這樣說著,
將自己那條四角褲卸下,在這之內,居然還有這一條帶有蛙太的三角內褲,這也
打破了當麻的常識。

   在兩條小褲褲脫下后,她再次很不文雅的將其甩向一邊,並一屁股坐在當麻
的臉上。

   “這算給你的獎勵哦,變態先生~ ”她笑著說道。

   說完便繼續操縱手中的雙棒。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從空中閃現而出,站在了兩人的身旁。而這個人,也是
兩人所熟悉御坂美琴的室友白井黑子(也就是白井變態= ,= )。

   “啊啦啊啦……,姐姐大人,你……你在這里跟類人猿先生玩的是什麼play
啊……?”她一邊說著,手中的雙拳哢嘣哢嘣的作響。頭上閃起的十字充分的展
示出了她此時的怒氣。她万万也想不到,在這里做這種事的不是她與她所謂的姐
姐大人,替代她的則是這位類人猿先生。不生氣才怪呢~ 見到白井黑子的到來,
御坂美琴隨感覺到奇怪,但她衣袖上風紀委員這几個大字可不是蓋得,風紀委員
的到來,表明了剛才將當麻禁錮起來的聲音過大了,引起了風紀委員的注意。

   想到這里,御坂美琴連忙解釋道:“黑子……,其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
…”

   姐姐大人……,黑子只想問你一個問題……是他逼你這樣做的對吧?!“白
井黑子一臉黑化的向兩人靠近,雙手在大腿部分一划,數根鋼針出現在其手中。

   “那個……這個……其實……”此時,我們的小美琴變得委婉起來,沒有了
對待當麻的那份特殊氣息。對于這白井變態,她可真是拿她沒辦法。

   “對吧?!啊?”這時,黑子用更猙獰的面目望著她,嚇得她立刻直起了背,
連忙說道:“對……”

   聽到美琴的話,當麻有種被出賣的感覺,心中暗自道:“納尼!就這樣把我
給賣了?不幸啊……”

   “是這樣麼……那麼,類人猿先生……做好覺悟了麼。”白井黑子用那想殺
人的臉色望向他,伴隨著手中鋼針的消失,則當麻那白襯衫上多出了數根插入地
面的鋼針。

   她緩緩的走到當麻的正面,面對著他那正在顫抖的小弟弟,嘴角露出一絲陰
笑。

   “原來如此,玩的是這一套麼……,姐姐大人都沒跟我体驗過,居然被你搶
先了,你知道后果的……對吧?!”她這樣說著,用腳踩向那插入菊花內一小截
的鐵棒棒,左右的搖晃著。在下一刻,她用力向前推進,將其頂到末端,完全的
插入了當麻的菊門內。

   說不出的快感在當麻臉上與之下体上顯露出來,這種感覺他是第一次感受到,
真是太棒了,不是麼。在那插入的那一刻,舌頭與心神,就如同要脫離他,到達
体外似得,伴隨著口液的流出,一股白色的特侖蘇再次從那漲紅的尿。道中噴出。

   看到這里,白井黑子臉上的笑容已經轉變成了虐待狂一般,不再是以前的那
個受的性格了。在他人的面前,她需要做的,只是保護好她那姐姐大人的貞操而
已。

   而在御坂美琴的面前做著這種事情,她更多感受到的,卻是一種奇特的快感,
一種思想上的喜悅。

   “啊哈哈哈哈,類人猿先生真是沒用呢,這樣就射。精了?更多更多的去感
受吧,這種來之不易的快感。”白井黑子嬉笑著,伸手向那菊門觸碰去。

   “那麼接下來,來拿你實驗一下我的新能力吧……”說著,她手指觸碰在鐵
棒的底端,不知為何,鐵棒就那樣自己動了起來,做出了**的動作。

   “這個是……”一旁的御坂美琴有些帶有驚訝的向白井黑子看去。

   聽著御坂美琴的話,白井黑子立刻向她扑去,在她那有些發育的飛機場上上
下蹭著。同時,高興的說道:“姐姐大人~ ,今后黑子就和你一樣進入了level
5 的級別了。這就是我的新能力,控制移動,在不觸碰的情況下也能夠控制它進
行動作哦~ 姐姐大人~.”

   說完,便從御坂美琴的懷里閃到了當麻的正面,用穿有鞋子的腳,踩在當麻
那顫抖不息的肉。棒上,並有那主人的口氣向他說道:“那麼,讓我們繼續吧,
童真的變態先生……”

   切身感受著菊花與肉。棒上的雙重刺激,當麻那擎天一柱經過几次射。精后,
在她淫蕩的話語下再次站了起來。慢慢的,從尖端出膩出通明的液体來。

   “你好像喜歡這樣啊,變態先生。對于欺負姐姐大人的人,我也不必手下留
情了,這樣很舒服對吧,啊?那麼你這樣又能夠堅持得了多久呢。我倒是要看看,
你到底能射。精多少次~ 呵呵~ ”白井黑子淫笑著,用那藐視的眼神望著當麻那
一臉享受的模樣,腳上的動作更為快速起來。

   雖然只是入菊,但直接進入的感覺比起其他,要更為敏感,疼痛過后“真是
個淫蕩的變態呢……,正因為這樣,你這個大變態才需要調教,不是麼……嘻嘻。”
御坂美琴再次向“你好像喜歡這樣啊,變態先生。對于欺負姐姐大人的人,我也
不必手下留情了,這樣很舒服對吧,啊?那麼你這樣又能夠堅持得了多久呢。我
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射更為爽快。

   就在這時,當麻已經按捺不住此時的心情,自己開始扭動腰部快速的**起來。
對于剛緩過來的白井黑子來說,也算是一個措手不及吧。

   見到當麻的舉動,白井黑子只感覺快感在出奇的增强著。接著,她壓制著快
感說道:“笨蛋……,誰叫你擅自動起來的……,這樣我會很快就……啊~ ”

   她清脆的**了一聲,便再無其他舉動。

   御坂美琴這邊,似乎已經接近高潮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隱隱的能聽到
那憋在心里的**聲。在她菊門內的鐵棒,卻並不是顯**動作,而是旋轉著,雖然
只是慢速旋轉,但卻更能摩擦她的敏感帶。

   “啊~ ……不行,這樣的話……很快會……去的~ ”白井黑子開始自行扭動
腰部,配合著當麻的動作。美琴則是開始在當麻的鼻子上蹭著,雙手握住了黑子
的雙手,並和起來。

   兩人就這樣在當麻身上享受著做愛帶來的快感。當然,不光是她們姐妹兩人,
當麻早已處于快感的中心處,多次射。精后,他已筋疲力竭,但還是不滿于現狀,
用力的**著。

   “嗚~~~ ,要去了……,不行,要去了~~~ ,這麼下去,真的要高潮了~ ”
兩人一同叫道,小臉似乎開始憋氣一般,紅暈異常的紅通。汗水濕潤了她們的全
身,天氣的熾熱似乎絲毫不能妨礙她們繼續,迅速的摩擦著當麻的身体,享受著
這極限快感。

   “去了~~~~~~~~”兩人同時挺起背,抱在了一起,水花四濺,噴灑在當麻的
頭上與腹部之上。與此同時,當麻也在白井黑子体**出了他那稀少的可憐的特侖
蘇~.在這一瞬間,他似乎已經與她們一同,爽暈過去了。被完全榨干的他,已經
再無還手之力,只能夠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肚子里……好熱……好幸福……”白井黑子在口中幸福的說著。

   一分鐘后,白井黑子蹲坐了起來,陰笑著望著當麻,笑著說道:“再來一發
吧~ ”

   “納尼?!!!”被完全榨干的當麻顯得消瘦起來,連忙吐槽道:“再來一
發真的會死人的啊——”

   白井黑子依舊陰笑著向他說道:“如果是你的話,應該……沒關系吧~ ”

   當麻抽搐著眼角,心中想道:“這個女人絕對是魔鬼……絕對的……”

   在插入的同時,當麻也大聲喊道:“不幸啊——”
~高雄外送茶坊Line:tea520e,高雄外送,高雄全套外送茶,高雄援交妹,婷軒外送茶莊www.baydu520.com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shuu563.666forum.com
 
台灣看照約妹+LINE:tea520e台北出差叫小姐大臺北外約叫小台姐台北全套外送服務台北找茶台北出差叫小姐西門町叫小姐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高雄茶莊,高雄叫小姐,高雄外約,高雄茶訊,高雄找小姐服務,板橋叫小姐/新北外送茶/大台北叫小姐,高雄全套外約 :: 大高雄茶莊,高雄全套無套妹約 :: 大台北外送茶【每日茶單】-
前往: